找黑道喬債變肥羊

藝人王靜瑩前夫、南港輪胎董事陳威陶找黑幫處理債務糾紛,不料是請鬼拿藥單,反被天道盟太陽會會長吳錫聰視為大肥羊,強借五百萬元,更和小女友被帶到太陽會堂口,在吳及十多名幫眾恐嚇下被迫簽三千五百萬元支票,陳共遭海削四千萬元還不敢報案。檢警偵辦一件槍擊案拘提吳錫聰,意外查出此案,昨將吳依詐欺、恐嚇等罪嫌起訴,求刑二十年,併科罰金一百萬元和強制工作五年。

陳威陶是組織犯罪被害人與證人,檢方依法不得揭露身分,起訴書裡均以「知名富商A4」代替,檢方昨拒證實A4即為陳。據媒體歷次報導,陳始終否認找吳錫聰喬債反被勒索,曾說:「我不知道『太陽會』是什麼!」還斥傳聞都是「鬼扯淡」,但他後來向朋友訴苦被檢方傳喚出庭,消息意外曝光。

據透露,陳威陶四次出庭作證都戴帽遮掩坐牆角,對許多關鍵問題噤若寒蟬,極怕遭報復,更以「連勝文都被開槍了」表達萬分恐懼。陳昨得知檢方起訴吳錫聰,仍撇清說:「我認識這個人,但只見過一次面,不熟,這案子跟我沒關係,如果跟我有關係,法院應該會傳我,但沒有啊!」至於和陳一起到堂口涉險的女友,身分也被保密,她是否為陳威陶的二十二歲新歡「Emma」,檢方拒透露。

陳威陶的前妻王靜瑩昨透過經紀人說:「我跟陳威陶已離婚,不清楚這些事情。」

陳威陶,身家約兩億元,他在二○○四年與王靜瑩結婚,隔年生下兒子小蝦米,並傳出他毆打王。前年九月陳威陶與王靜瑩打官司爭奪兒子監護權,今年二月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兩人離婚,後來他與小他十七歲的幼齒妹Emma交往至今。

板橋地檢署調查,陳威陶去年簽發面額分別是兩千萬元、一千五百萬元支票兩張,輾轉流入四海幫成員「小鍾」手中,「小鍾」兌現兩千萬元支票被退票,找陳理論,陳推稱沒開支票給「小鍾」,並透過友人向太陽會特攻隊隊長凌志成求助。 太陽會長吳錫聰04年二月得知此事,主動找「小鍾」協調以換票方式,讓陳展延到今年十月付款。吳以手下連世宗名義簽發兩張面額相同的支票,由陳威陶背書擔保後拿給「小鍾」換回兩張舊支票。

陳威陶以為找到強力靠山,卻不知噩夢剛開始。吳錫聰得知陳身家數億,佯稱需短期周轉,向陳借五百萬元保證今年四月還清,陳照辦後五百萬元有去無回,還屢遭吳自稱費很多工夫、花很大面子幫忙才擺平糾紛,不斷要求提供賺錢門路,並拗陳招待他去北市知名的「龍亨酒店」飲酒作樂。

陳威陶幾次向吳錫聰討五百萬元但碰釘子,今年三月,吳一再要陳再簽三千五百萬元支票,擔保會支付給「小鍾」的票款,並多次在陳的面前,故意吆喝小弟去別處把某人押走「開槍」,更在酒店藉口不滿同桌一名律師要先離席,叫小弟拿球棒作勢打人,把陳嚇得魂不附體。 檢方查出,今年四月某日晚間,吳錫聰打電話叫陳威陶與女友到台北市雙城街的太陽會堂口。陳與吳等三名大哥隔桌對坐,十多名橫眉豎眼的幫眾環伺,要他簽支票。陳坐立難安,小女友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一名幫眾問她:「妳知道吳錫聰是誰嗎?妳可以用手機上網查詢。」陳的女友真的掏出3G手機連線Google網頁搜尋,查到吳曾為太陽會副會長,但似乎仍不知嚴重性。陳為了脫困,最後聽命簽發一張三千五百萬元支票給吳。 去年檢警偵辦一名楊姓建商遭槍擊案,查出吳教唆小弟帶槍投案頂罪,今年九月拘提吳錫聰訊問,意外查出陳威陶遭吳詐欺與恐嚇。

檢方偵訊時,吳錫聰堅稱和陳威陶稱兄道弟,無詐欺恐嚇,也不知陳的支票去向。陳出庭時怕遭報復,不敢討回借款和支票,後來得知吳將被起訴,才探詢檢方可否申請銀行止付。 檢方表示,陳開出的支票須等法院判決後,才可以該支票是被勒索為由要求止付,若該支票已被不知情的第三者兌現,陳可向吳錫聰求償。檢方調查後將吳錫聰和四名幫眾起訴。

轉載來源:蘋果日報

回上頁

  • 『Page.1.』『Page.2.』『Page.3.』『Page.4.』
  • 合法討債是永續經營的必要條件

    全國專業應收帳款公司秉著合法討債才能永續經營的觀念,杜絕一切非法或暴力討債手段。
    與全省開業律師合作之知法不犯法,品質保證歡迎各公司企業團體或個人來電諮詢。

    新北討債公司 台北討債公司 桃園討債公司 新竹討債公司
    台中討債公司 彰化討債公司 台南討債公司 高雄討債公司